****************************************************************************************

  一股乌黑暴虐,一股灰暗虚无,两股货真价实的魔神级气息,就这么肆无忌惮的自地狱边境出现,宣泄着它们的到来。

  一切都在天堂的预料之内,深渊只来了两头魔神,看到这里,我不禁松了一口大气,局势五五开而已,更何况对方是孤军深入,客场作战,谁怕谁?

  那还等什么,冲鸭鸭鸭!!!

  我和乌格尔无所畏惧的朝着那两股魔神气息冲上去,速度不断加快,希望能在边境就将两头魔神拦截下来,将那儿作为战场,可以让地狱山少受一些波及——主场作战也有主场作战的劣势。

  “等等。”中途,乌格尔忽然来了一个急刹车,伸手把我也跟拦停下来。

  “怎么了,乌格尔大人?”

  “我总觉得情况有些不对,我们这样冲上去太冒险了。”

  “怕什么,对方只有两个而已。”我冷不防冒出一句反派小兵的死亡FG,反应过来后连忙捂住嘴。

  看来小幽灵说的对,我确实很有毒奶的资质,还是少说为妙。

  “确实只有两个。”观望数秒,乌格尔思考着,斟酌着说道:“但是它们太招摇了,难道就不怕引来七巨头的愤怒?”

  “或许七巨头也乐得看到这些深渊魔神来对付我们。”

  “有这个可能性,但凡事不能完全往乐观的,有利于我们的方向想。”

  “你的意思是说……”

  “得考虑到它们勾结七巨头的可能性。”

  “不可能吧,它们对七巨头可是虎视眈眈,肯定比对我们的仇恨大多了,七巨头就不怕背面捅刀么?”

  深渊魔神希望得到十罪之力的认可,进而得到进入地狱中心的门票,升任总经理,当上CEO,迎娶白富美,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天使族早就知道了,更知道得到十罪之力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下克上,干掉七巨头夺取它们的十罪之力。

  所以当年四不像魔神才甘愿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咸鱼一跃,妄图挑战劳模,结果咸鱼一百八十度翻身,还是咸鱼一条,好歹保住了一条命,只是被封印起来,已经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这些天使都知道,也算不上什么绝密,就算五爷和乌格尔不跟我说,也还有爱娃儿这个为了满足抖M属性可以果断坑爷的头铁公主。

  为了得到十罪之力,深渊魔神可以怒怼天堂,四不像魔神可以怒怼劳模,这股疯狂劲是个人都会怕,七巨头就算再怎么小看深渊魔神,也不会低估一个疯子会做出什么傻事,所以乌格尔说七巨头会和深渊魔神合作,我第一个反应是不信。

  感觉比起来,七巨头和我们教廷山合作坑深渊魔神一把,反倒更可信些,毕竟无论我们彼此再怎么不共戴天,好歹不是疯子,尚且可以做到最基本的交流沟通。

  “别忘了贝利尔。”见我一脸将信将疑,乌格尔提醒,七巨头里面也有一个疯子,一个为了找乐子可以不顾一切的疯子。

  我心中一凛,怎么又把贝利尔给忘了,的确,如果是它的话,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而且深渊魔神来袭这种热闹场面,它不凑上一脚,又怎么对得起它的身份和兴趣呢?

  想到这里,我再无一丝侥幸和放松,感觉贝利尔不亲自下场,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

  “就算是贝利尔,应该也没办法突破原罪之海的屏障,将第三头深渊魔神放进来,七巨头这边也不会允许它这么做,深渊魔神来的太多,对它们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威胁,尤其是实力较弱的安达利尔和督瑞尔。”

  乌格尔的推测让精神紧绷的我长吁了一口气:“这可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不管怎么说,如果出现三头深渊魔神的话,教廷山恐怕没法支撑太久。”

  “它们到底有什么阴谋呢?”瞧着天边那嚣张不可一世的魔神气息,乌格尔沉思片刻,心中有了断决。

  “不管它们打什么算盘,我们贸贸然冲上去都不是上策,那边肆虐的气息,分明是想勾引我们上前。”

  “要放任它们不管吗?完全防守么,这样会不会太被动了?”我皱了皱眉头,但凡贝利尔一插手,我这边不死也要掉层皮,真是个可恨的家伙。

  “完全防守也不行,那样只会成为砧板上的肉,任由贝利尔和深渊魔神宰割,为今之计只有选择稳扎稳打,吴凡阁下,你在这里按兵不动,让我先去试探一下。”

  “这样不好,还是让我去试探吧。”我连忙说道,这怎么好意思,拿有让乌格尔这个支援当先锋去冒险的道理,我皮粗肉糙,还是由我去吧。

  “且听我说,吴凡阁下,你的速度比我快,无论是教廷山发生变故,回去支援,还是我这边遭遇危机,赶来支援,都更方便些,此外,我和深渊魔神战斗多年,对它们十分熟悉,别说区区两头深渊魔神,就算再来一头,也别想轻易要了我的命。”

  说到这里,乌格尔还不忘皮一下,爽朗笑道:“当然,反过来说,两个我也别想要得了它们任何一个的命,所以可别指望我能一打二,就是去意思意思一下,打探情况而已。”

  “乌格尔大人,那就拜托你了,一切以安全为上。”心知乌格尔说的有道理,我记下这份恩情,重重点头说道。

  “放心吧,我可是惜命的很,这次的目标就是比上次漂亮一些回来,嗯,总得在晚辈面前挽回一点面子不是吗?”

  这样自我打趣的笑了笑,两对洁白的天使翅膀全力一振,刹那间,乌格尔已经化作一道白光,冲入到前方由黑云和灰雾组成的暴虐魔神气息当中。

  此情此景,甚是悲壮,让我不由的联想到了当年它也是如此这般,拍打着两双神圣羽翼,化作一道划破黑暗的晓光,英勇无畏的一头扎到英灵聚合体当中……啊呸呸呸,我这张嘴,就不能说点吉利话么,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是毒奶的话,这么说也未曾不好。

  当然,什么都不说就更好了,否则乌鸦嘴和毒奶,总有一款适合自己。

  回过头来,隐秘的看了一眼教廷山的位置,不得不说乌格尔刹车的时间选择很恰当,如今我所在的位置恰好位于教廷山和深渊魔神中间,无论回去支援,还是赶向战场,都还来得及。

  不知道我和乌格尔刚才从教廷山里出来,有没有完全隐藏住气息,深渊魔神有没有察觉到教廷山的大致落点,不过我到不是很担心,莱娜和小幽灵都比我聪明,肯定也会想到这点,这会儿教廷山估计已经悄悄挪到另外一个常驻位置去了。

  搬家大法好,人族就是辣么牛啤!

  一声苍白的雷鸣,,将我的目光吸引过来,只见地狱边境的方向,代表着乌格尔的圣光和深渊魔神的灰黑,已经如同麻花般交织扭曲,格格不入的两股力量互相厮杀,仿佛是狮虎之间的互搏,展露出骇人的獠牙利爪,不断撕扯着对方的血肉,没有开场白,没有试探,瞬间就白热化,激烈到连我这个跑得快还曾经谈笑风生过的记者都忍不住握紧拳头,一颗心悬在了嗓子上。

  从气息上看,乌格尔不出所料的落入了下风,被两股魔神气息前后夹击,只有防守的份。

  不过,代表着它的圣光却显得滑不溜丢,总是能在两股力量的包夹之中钻出来,一点也不像刚才冲上去时的一往无前,更没有对付英灵聚集体时的英勇无畏,奋死拼搏。

  赤果果的告诉了对手以及所有明里暗里的观众,我就是来摸鱼的,没打算认真跟你们玩。

  时间拖越久,对我们就越有利。

  这样很好,我终于安心下来,若是摸鱼的话,别说乌格尔,就算是我上去,也能自信在两大魔神的夹击之中保住小命,毕竟到了四翼境界,个个都跟小强一样,生命力顽强不止,还有让对手忌惮的拼命招数,除非实力碾压,或者是非得决出生死,否则就算二打一,也别想轻易要了得了一方的命。

  当然,三打一就难说了,乌格尔大佬估计还可以勉强周旋一二,坚持上一会儿,毕竟它和深渊魔神是互相捅过ASS的老碰友了,我嘛……估计很悬,只要不被包抄暗算,跑是没问题,就跟当初在深渊一样,六大魔神一起追杀,追不上那还不是白搭?

  周旋?周旋就算了,苟命要紧。

  眼看乌格尔的安全有保障,我放下心来,甚至还想在物品栏里找一找花生米,准备搬小板凳看戏。

  就在这时,一把似螳螂般的巨大镰足,毫无预兆从地底下探出,听不到一点声息,便瞬间刺穿千米,将停在半空的我高高撩起。

  没想到深渊魔神里竟然有刺客类型的,大意了!

  比起被巨大的镰刀捅到菊部出血,血洒长空,空中转体一万零八百圈,我心里更疼,到底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让我如此轻敌大意?

  我想过深渊魔神会乘着占据上风,空出精力刺探教廷山,却没想到它们会忽然对我下手,毕竟你们一个乌格尔都搞不定,还来撩我,是不是太闲了点?

  结果不仅撩了,竟然还撩成功了,虽然我是有些轻敌,但融合圣月贤狼的精神力后,周遭的风吹草动,就算不刻意防备,同级别的强者也休想躲过我的精神力防线,潜伏靠近。

  能做到这一点,说明对方不仅是刺客类型,还是个老阴B!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最新章节,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